抑制瘟疫鬼魅牵引亡魂回乡大仕爷精神依归

时间:2020-07-11 07:08:50   作者:    993浏览
抑制瘟疫鬼魅牵引亡魂回乡大仕爷精神依归抑制瘟疫鬼魅牵引亡魂回乡大仕爷精神依归抑制瘟疫鬼魅牵引亡魂回乡大仕爷精神依归抑制瘟疫鬼魅牵引亡魂回乡大仕爷精神依归抑制瘟疫鬼魅牵引亡魂回乡大仕爷精神依归抑制瘟疫鬼魅牵引亡魂回乡大仕爷精神依归抑制瘟疫鬼魅牵引亡魂回乡大仕爷精神依归

大仕爷,究竟是何方神圣?华社中元节祭拜亡灵之前,会先祭拜大仕爷。民间相信,农曆七月,所有从阴间“回到”阳世的亡灵,都归大仕爷管理,因此此神明在地方华社的心目中,拥有非常崇高的地位。

关于大仕爷的由来,州内各街区的说法不一。有人说,当年先贤中国南来后,发生一场大瘟疫。由于古人将瘟疫与鬼魅挂钩,于是人们为了抑制病情,从中国请来大仕爷镇慑。

另外,也有传说指华人迁移至此,举目无亲无依无靠,死后变成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因此本地华裔领袖从中国请来大仕爷,管制及牵引他们回到中国故乡,与亲人团聚。

无论是哪一个说法,事实上都显现出旧时华人南来后对原乡及远方家人深深的思念,以及对新生活环境的徬徨。而拜祭大仕爷,无形中便成为大家的精神寄託与安慰。

法会上维持亡魂秩序

文史田野工作者李永球接受《》访问时说,大仕爷称为“焦面大士”或“面燃大士”,为观音菩萨的化身。在道教的说法,大仕爷则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化身。

“每逢农曆七月即中元节,民间相信这个月份为‘鬼门打开’亡魂便可以去到人间游玩。因此,有些地区如槟城就会设坛普渡这些亡魂。”

亡魂七月到人间游玩

“然而担心饿鬼在法会上争先恐后,抢夺祭品,所以在坛前都会祭拜一尊大仕爷,由祂来维持现场秩序。”

以福建人居多的槟城,每年农曆七月份到处都可见庆赞中元的设坛。他说,民间都会在这期间祭拜大仕爷,相信祂会在普渡法会上维持秩序,并让饿鬼道众生饱餐一顿并领取祭品后,给地方上带来安宁,信众们因此获得心安,这也是一种精神寄託。

他也说,除了中元节时要祭拜大仕爷外,其实在清明节,一些超渡法会或者施食法会都会祭拜大仕爷,以维持秩序。由于超渡法会或分衣施食法会是祭拜亡魂或所谓的“好兄弟”,所以也需要大仕爷“控制”场面。

当谈及以香烟祭拜大仕爷时,他很惊讶,香烟应该是供奉大仕爷的部下或饿鬼,而大仕爷通常是糕饼水果,牲礼祭拜即可。

他强调,其实家中并没有需要和必要安奉大仕爷,因为大仕爷一般是在出现在超渡法会上。

安奉金身先请示神明

大部份大仕爷的造型都是顶上二角,青面獠牙、口中吐火或伸出长舌、身着战甲,手持普渡令旗或毛笔等,头上还有一尊观音菩萨。然而,不同街区的大仕爷有不同样的脸谱,如青色,蓝面、红面和黑面。至于大仕爷脸谱的区别,则有不同的说法。

有些人说,不同颜色的脸谱代表着大仕爷有几位兄弟,或者不同的方向,即东南西北。

据天灵殿坛主陈永昌指出,在他记忆中,以前的大仕爷没有金身,只是一张纸。然而,随着时代演变,就出现不同颜色脸谱的大仕爷金身。

“一般上,盂兰胜会理事会都会请示神明,是否要安奉大仕爷金身或订做纸扎的金身。”因此,该殿也是请示过神明,而当时神明指并不需要安奉大仕爷金身。”

以恶镇恶起阻遏作用

对于大仕爷的各异脸谱,毕业于国立清华大学人类学硕士的林炳洲说,不同颜色的大仕爷脸谱是源自于不同派系的纸糊。无论那种颜色脸谱的大仕爷,主要造型都是要呈现镇压的氛势,所谓“以恶镇恶”。

林炳洲常跑两岸四地(台港澳陆),他观察中元节时也发现中国南部的大仕爷也有着不同颜色的脸谱。根据王琛发撰写《中元文化与民族意象》一书中有提及,大马各地区的普渡仪式多数都会祭拜焦面大腹、目瞪獠牙、口吐火焰的面燃大仕。

在书中也提及,“面燃”即饿鬼的意思。佛教认为,轮迴饿鬼道的众生是因贪念的业力。因此,大仕爷也有阻遏作用,劝勉世人不宜动贪念,以免成为“面燃”的眷属。

林炳洲说,当需要宗教拯救世界或维持社会秩序时候,便会出现循循善诱的神明,例如佛祖和观音菩萨等。然而,有些就会感化,但恶人就是没有办法被感化,那便需要大仕爷的出现,以恶治恶。

“大仕爷除了阻遏作用,也是凝聚睦邻之间的关係。”

他说,当大家畏惧鬼神时便会祭拜大仕爷祈求平安,但这也恰好通过祭拜时,凝聚睦邻。

赴唐山请大仕爷香火

据大山脚埠众盂兰胜会出版的《大仕爷史记》记载,在1819年霍乱席卷槟城,当时作为转运中枢的大山脚,因人口密集加剧瘟疫肆虐,导致民不聊生。

瘟疫肆虐数个月后终于平静,但当人们返回家园时却看见到处是尸骨,心中有些不安和恐惧。因此,为了祈求平安,居民远赴唐山请大仕爷香火回来。

同时选择在农曆七月设坛拜祭,祭拜后大山脚也恢复平静。因此每年农历七月,居民都会祭拜中元节,一直延续至今。

一开始只有大仕爷金身,但在1900年代开始便出现纸扎的大仕爷金身。说起纸扎的大仕爷金身,就有传大仕爷金身只许高不许低。因此,超过百年历史的大山脚埠众盂兰胜会的大仕爷金身数十年前便每年增高大仕爷金身成为该会的特色。然而,基于安奉大士爷铁棚高度限制,于2015年大仕爷金身就维持在27尺。

今年亚罗士打默贡斗母宫纸扎大仕爷金身冠北马最高,即32尺2吋5公分高。

乔治市最大

海墘码头山海阴阳殿

乔治市内最大间的大仕爷庙就是在姓林桥旁边的海墘码头山海阴阳殿。海墘码头山海阴阳殿理事会主席黄福强指出,庙里的大仕爷最初是安奉在姓王桥,迄今已有50多年历史,是直到70年代末才搬迁至姓林桥旁边。

该庙供奉的大仕爷初期在姓王桥时并没有安奉塑像或牌位,只有一个小香炉,放在一个约3公尺高和宽的锌板小庙中。

“海墘一带居民,无论是渔夫、船运工人、德士司机、甚至是做‘三点半生意’都会祭拜大仕爷。”他说,当时在姓王桥庙宇虽小,但聚集许多信徒。

他说,当时中元节的酬神歌台,设在姓王桥海边的泥地,由于这段时期常下雨,雨水会令泥土鬆软,海水也会淹上来。因此,每当接近中元节,姓王桥的居民便会自动自发拿沙石铺盖泥地,让酬神歌台能较稳固地搭建。

黄福强续称,久而久之,海边的泥地越铺越平,形成一块平整的空地。在70年代末期,关税局相中并徵用了这块地,改建成今日世人见到的关税局停车场。

“我们没有实际去测量过海墘码头山海阴阳殿究竟有多高多阔,但知道每年中元大仕爷回銮时,有超过1000名的信徒聚集在此,非常热闹壮观。”

他说,大仕爷塑像每日都可供奉,每逢中元节时,理事会仍会安排纸扎工匠打造金身,届时信徒会先拜祭庙中的大仕爷塑像,再拜祭庙外的大仕爷金身,两尊大仕爷共聚一堂,庆祝中元节。

乔治市最小

新街头巴剎大仕爷庙

在乔治市内,有一“大”和一“小”的大仕爷庙,分别为姓林桥阴阳殿和新街头巴剎内的大仕爷庙。新街头万山庆赞中元理事会主席林保材受访时指出,新街头巴剎内的大仕爷庙,面积仅约4公尺,才是槟岛最小的庙。

新街头巴剎的大仕爷神像,是由巴剎内的鱼虾鸡小贩供奉,从巴剎正门走进,在右手边便能够找到,小小的庙宇前方只有一个扶梯,每次仅允许一人上下。

林保材笑称,供奉的空间拥挤,除了大仕爷外,仅约4公尺宽面积的空间里,还摆放着土地公、文判官、和大二爷伯,神明们坐在里面,要小心翼翼不能乱动,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跌出来。

“最初时只是以一块4公尺宽的木板钉在墙上,并供奉大仕爷。后来某年因香炉失窃,小贩们才决定加盖铁栏上锁,形成今天见到的小庙宇。”

至于建于1900年的新街头巴剎,是槟州最早期的巴剎,属于乔治市重要的文化遗产。林保材指出,新街头巴剎膜拜大仕爷的历史悠久,虽然确切的年份无法考据,但相信1900年代巴剎建起后,小贩们便开始膜拜大仕爷。

他补充,新街头巴剎内分成鱼虾鸡、蔬菜和猪肉3个部分,3处小贩也各自在不同的地方供奉大仕爷,但只有鱼虾鸡贩的有安奉神像,至于其他两个部分的小贩,则只供奉牌位。

“一个巴剎里有3处供奉大仕爷,相信全马只此一家。”林保材解释,新街头巴剎里从事鱼虾鸡贩的,最初都是福建人,潮州人卖菜,广东人则卖猪肉。由于不同籍贯信仰礼俗稍有落差,因此各自供奉大仕爷,每逢中元节时也各自庆祝,久而久之,众人也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