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思念的盼望─香港歌手彭家丽的生命故事

时间:2020-07-28 05:53:32   作者:    435浏览

文字/Priscilla Fung  摄影/Tidus(部份由受访者提供)

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就像给人生打了底子,往后即使遇上起伏跌宕,这份来自家庭的强大后盾,能成为笑迎风雨的力量。

香港歌手彭家丽(Angela)生于一个五口之家,与姊姊及弟弟感情要好,小时候甚至睡在同一个房间,三姊弟会时常促膝谈心。「我们家没有什幺家规,爸爸却是以身作则,成为我们的榜样;妈妈则自小教导我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五口之家成为心灵后盾
公园是许多香港人的童年集体回忆,Angela亦是其中一份子。「小时候父亲常常带我们到家附近的公园玩,他会提前一天到公园埋下『宝藏』,然后翌日带我们到公园寻宝,还画了藏宝图,让我们跟着指示去找出『宝藏』!」爸爸这份心思,为子女带来金钱也买不到的快乐童年,让Angela回味至今。

与爸爸的关係像朋友,使Angela自觉童年十分幸福。「爸爸为家庭付出很多,数十年来过得很节俭,只为自己买几套衣服,其他全省下来给家人用。与妈妈的沟通反而是比较单向。以前觉得妈妈啰唆,而我是一个比较喜欢静的人,所以有时会觉得她很烦。其实她是出于对子女的关心,自然事事嘘寒、叮嘱。」

从小在充满幸福感的家庭长大,读完书第一份工作便是当歌手,Angela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有点像温室中的小花闯世界,从未知道世途险恶,渐渐认识到社会的阴暗面。而家庭顿时成为她强大的后盾,父亲时常给予意见和提醒。「代沟与隔阂从来没出现过,我和爸爸几乎什幺话题都能说,即使入行后遇上难题,也会跟爸爸商量。」

对于她入行,家人都是支持的,「只要不学坏」是唯一条件。到后来要练歌,家人为她添置音响;她要学开车,姊姊出钱资助。在百般宠爱之下,当1994年,她凭《从不喜欢孤单一个》一曲,首次在乐坛颁奖典礼获得奖项,却毅然决定与公司解约,「家人对于这个决定,或许也觉得有点奇怪吧!但他们到头来也是支持我的,只要我开心。」

到后来Angela开办歌唱学校,开始了教唱生涯,家人发现她恢复开朗性情了,「教唱歌令我整个人不同了,以前作歌星时压力很大,很不快乐,因为付出与收穫实在不成正比,也有很多不公平的情况,心态上很难平衡。可是只要我用心去教唱歌、学生能掌握技巧,我会见到成果,这是我很享受的事情。」幸福家庭造就出恬淡的个性,从1995年开办学校至今廿二年,Angela从没为她当初的决定后悔,「这些年我过得很快乐。」

妈妈比Angela更早接触基督信仰,「记得有段时间,妈妈认识了一群基督徒朋友,会跟她们到教会去,还时常买十字架饰品给我们。」

穿越思念的盼望─香港歌手彭家丽的生命故事

彭家丽(前排中),与父母亲、姊姊、弟弟的感情相当要好。

「扑头事件」带来信仰阴霾
后来因为一个事件,令Angela的母亲不愿意再接触基督信仰。「曾有牧者和弟兄姊妹到我们家,为她除掉偶像,她亲眼目睹牧师打碎偶像的头,不料没多久便发生我被扑头(以硬物敲打头部)的事件!『别人扑「偶像」的头,「她」便扑我女儿的头!』妈妈当时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一段日子再也不愿意接触基督信仰。」

那是2004年二月的某一夜,Angela与朋友聚会后,在佐敦被人扑头打劫,头骨破裂,她险些丧命,却成为她接触信仰的契机。而这段休养期间,她在圈中朋友的邀请下,开始去「艺人之家」聚会,经过足足半年的听道,她才决志信主,成为基督徒。

当她告诉妈妈自己信主了,当时妈妈回应说:「我曾这样祈祷:『如果这位神是真实的话,便带我女儿去艺人之家信主吧!』」那是扑头案之后的事。原来母亲即使在蒙受心理阴影之下、信心软弱之时,仍不忘为女儿祷告,并以此印证上帝的真实。

可是这神蹟般的祷告应验,还是不足以让母亲走出「扑头」的阴霾,直等到2011年的圣诞节来临。「每逢较大型的节庆,我总会接到一些演出工作,不知为何,那年圣诞节竟然一个工作也没有。当我心里感到奇怪之际,乔妈邀请我家参与一场教会布道会,没想到爸爸妈妈竟然答应出席。其实之前每逢到教会去分享,我都会邀请父母出席,后来他们听多了,我再邀请他们,他们也不去了。」

一个似乎落单的圣诞节,却成了Angela有空陪伴父母参与布道会的时机,「在牧师呼召的时候,他们两人竟然同时举手决志了!你说神多奇妙,那年圣诞若我有工作在身,便无法把他们带到这个布道会了。」

母亲节经历丧母之痛
Angela的母亲从发现患肺癌,到去年母亲节当日离世,整个过程不过短短三个多月,生离死别总是教人措手不及。

然而在陪伴和照料的这段日子,却让Angela重新认识母亲。「在陪她看诊的过程中,往往一坐就是两个小时,她可以不断的说话。从前我会觉得她唠叨,但当时学会聆听,发现原来妈妈是很可爱的,不沟通是不会知道的。而且她会观察别人的行为,再向我们分析,希望我们不要学。她到生命末了还是抱着一颗想教好我们的心。」

母亲离世之前,在医院病床接受了洒水礼。「我没想过她之后会走得那幺快,一时也找不到机会向她提出接受洗礼的建议,生怕她感受不好。反而是爸爸之前先提出:『不如你邀请牧师来病床为她施行洒水礼吧!』我才如梦初醒,没想过有这办法。当下我的手开始发抖,打电话请相熟的牧者来,哪知他正巧在附近,不到半小时便赶来了。整件事很奇妙,彷彿预先安排好的一样。」

后来Angela于病榻旁陪伴母亲一整夜,在疲累不堪之际打算回家洗澡、小睡片刻,没想到竟成了一个遗憾。「就在我小睡片刻时,妈妈的情况突然陷入危急,家人传信息给我,睡梦中的我没有听到,等到妈妈嚥了最后一口气,我方才接到电话通知:『妈妈走了。』我愕然道:『啊?走了?』」

Angela立刻冲出家门,当时她急疯了,但整条街空蕩蕩的没有车,到后来上了一辆车却是新界计程车,不能直接载她去目的地。「在那一个多小时转来转去的车程中,我实在不知如何形容那种心情。妈妈已经走了!原来我已见不到她最后一面!」

一家人等Angela到达医院后才办理手续。丧母之痛固然椎心,但三姊弟的焦点很快就转移到爸爸身上。甫踏出医院,Angela问父亲:「爸爸,你OK吗?」爸爸惘然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不知道自己是怎样。」

「妈妈是家庭主妇,时常在家,除了爸爸以前上班的日子,她和爸爸几乎是一天廿四小时都在一起,就这样共度了五十年,所以我会很担心爸爸的心情。但这一年来,我觉得爸爸很坚强,至少我从没见过他在我面前嚎哭。」

永恆盼望抚慰思念伤痛
这一年间,Angela常花时间陪伴父亲。「除了工作以外,我都陪他一起,连到上海出公差也带他一起去,工作结束便和他到处游玩。」然而,睹物总是思人,尤其是思念的人与自己共度了五十年,更是处处都能勾起揪心想念。「不论到哪儿去,他总会提起妈妈。」

当思念太深,就会盼望对方入梦。从上海回来后,父亲做了一个这样的梦:「他梦到与妈妈同游上海,然后妈妈坐上了一只船,走了,他说为什幺她不等他,便坐着那只船走了?」Angela忆及此,也泫然泪下,「子女能做的就只有陪伴,但爸爸心裏那份思念,却只有他自己承受。」

支持着父亲走过这段伤痛日子的,是来自一份永恆盼望的力量。「因为是爸爸主导洒水礼这个决定,所以我相信他也很相信将来能够在天家与妈妈重聚,这成为我们共同的盼望。」Angela虽然很遗憾没能见妈妈最后一面,但她很感恩母亲在离世前接受了洒水礼,能带着这份平安回到主的怀中。

事隔一年,Angela的爸爸还未完全回复心情,还不愿意去教会,「怕别人问起他另一半,要交代很多事情,他暂时有点抗拒与陌生人聊天。」对此,Angela觉得有责任要陪伴爸爸走出去,「要找适当机会,让他多参与聚会,当然也要随着他的心情,不能强迫。」

天父的寻宝游戏
原来不只Angela的父亲,就连天父也喜欢和祂的孩子玩寻宝游戏,祂把寻宝提示安放在Angela母亲的床头,藏宝图的名字是「诗篇廿三篇」。

就在访问Angela的前一天,Angela探访了一位朋友的朋友。「朋友本来邀请我拍摄一段影片,去鼓励一位患肺癌、对神失去信心的朋友。可是我不知道该说什幺好,竟然提议:『不如我们一起去探望她吧!』」到了探病那天,Angela还不知道自己该说什幺,怎样才能让这位病人重新振奋起来?「我向她分享了一些自己的见证,她依然说:『我觉得神已离开我。』然后我又向她讲『足印』的故事,她好像有点明白了。」

然后,Angela想起母亲曾挂在床头的诗篇廿三篇经文,便问她:「你有没有读过诗篇廿三篇?」这时对方愕住了。「原来她一年多前信主的时候,这是神送她的第一篇经文。因为母亲的缘故,去年我也唱过《诗篇廿三篇》,没想到那一晚我又跟这位朋友一起唱了。」

上帝藉着这一连串奇妙的牵引,让这位患病朋友寻找到「祂同在」的宝藏,也让Angela寻找到洒落人间的母爱,看到上帝是如斯实在。

彭家丽五月份将举行一场演唱会,她希望藉着音乐把上帝的奇妙作为彰显在舞台上。「这不是一场布道会,但我会用音乐把我的生命历程串连起来,希望让人看见有神的生命是如何的不一样。」(香港影音使团提供)